博弈模型再精彩,囚徒困境仍难解――黑科技感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

将来的速度还可能亿万倍提升,复杂的博弈模型也就有了计算可能,这世界就更精彩、更好玩儿、也更残酷了。建模,说到底还是哲学。运算速度固然重要,但方向更重要,就算速度再扩大多少个数量级,哲学家仍然壁立千仞。

小学时有一次打架,班主任把我和一个同学分别关在两个办公室,然后说,谁先交代了,就饶过这一回,后交代或不交代的,要请家长。平素赌咒发誓“铁嘴钢牙铜舌头”,可到了紧要关头,心里不住打鼓,后来老师吓唬,某某已招了,咱终于也顶不住了。但结果却是,俩人一起回去请家长。路上,“你怎么招了”?“老师说,你先招的”,“坏了,上当了”!“坏了”的结果是,后面四五天,同学用半扇屁股坐着,另半扇让他爸给打肿了。

上了大学才知道,班主任这招来自博弈论,创始人是约翰纳什。他本来专注微分几何和偏微方程等纯数学研究,博弈论只是他27页博士论文玩儿了一把票,可居然就玩儿出了1994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搁现在,27页论文绝对通不过的。“囚徒困境”是纳什模型的一种,由大名鼎鼎的兰德公司几个鬼才弄出来的,大意是:两个同案犯被分别关押,不能交流。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立即释放,沉默者因不合作而获刑五年;若互相揭发,则两者都判刑两年。由于囚徒无法获得对方信息,又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选择本来对双方都有利的沉默。囚徒困境描述了一种特殊博弈:为什么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时,仍然很难选择合作。

原来如此!班主任与大科学家心有灵犀啊!博弈论的用途大了去了,但还不能得到很广泛的应用,因为运算速度跟不上。博弈也远不是两个囚徒那么简单,可能有很多个角色,一下子运算量就大起来了,咱就拿三国来说说吧。

话说诸葛亮听说刘备哥仨登门拜访了,就百度了这位皇叔的简历,然后开始建模,博弈模型要包含曹操、袁绍、袁术、孙权、张鲁、刘表、刘璋、黄祖公、孙瓒,还得考虑汉献帝,北方乌桓,西凉马超,南边孟获,还有羌人。我的天,参数不少呢。曹操统一了北方,可不敢以卵击石,孙权江东经营三代了,也别硬碰硬。嗯,先和刘表套近乎,拿了荆州,将来再和刘璋套近乎,把西川顺过来,反正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这地盘硬是要的!而且,在刘表、刘璋两个子系统中闹腾,不易引起曹操注意,不然伸一脚过来能把皇叔踩死。

诸葛亮算完了博弈模型,有底了,等刘备上门吧,上来就要把印信兵权拿过来。虽然皇叔势力不大,但土地爷吃蚂蚱,大小也是个荤腥啊。诸葛亮翻身冲着墙睡了,提醒自己,皇叔来了,别忘了先唱“大梦谁先觉”。

上一篇:阿里UCAN2017用户体验设计论坛的总结与感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