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外卖风云录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

“同学,想吃饭打这个电话,20分钟保证送到。”在互联网外卖没有兴起之前,中国大学城里到处发生着这样的对话。此时的外卖只是个别商家的经营行为,没有专职的送餐员,餐厅选择有限,覆盖的范围也不够广,顶多算得上偶发行为。

2008年,张旭豪在研究生宿舍里创立了外卖平台“饿了么”,凭借着超出周围一众大学生创业者的执行力,外卖成为了上海大学生的生活必需品。

2009年底,订餐平台已拥有50家餐厅进驻,日均订餐交易额突破万元。第二年,饿了么的订餐业务覆盖了全上海,将当时的前辈“小叶子”等远远甩在了身后。

1、战国时代,群雄逐鹿

此时的外卖市场还未引起主流创业者的注意,除了饿了么,市场上的选手还有美餐网、到家美食会、开吃吧等等初创玩家。O2O还只是个概念,资本的目光还集中在团购和到店服务上。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2010年底,中国网络团购企业的数量约为2612家,而截止到2011年6月底,已经上升到5300家。两年后,团购网站关闭数量累计达5376家,倒闭率达86%。

在众多团购网站中,王兴创立的美团后来居上, 2011年底跃居第一,第二年凭借团购实现盈利。获得第一阶段的成功后,永不满足的王兴开始跳出现有业务之外,寻找新的可能。根据《财经》之前的一篇报道,2013年初为了向多元化业务演进,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带领一个十来个人的团队尝试了多个商家端项目,最终选定了外卖。这是美团“鸡肋”策略的一部分,在高效率、大规模的基础上维持低毛利,是最大的护城河。

BAT也很快入局。阿里推出了淘点点,后来改名为口碑外卖;腾讯除了在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投资了新美大外,还投资过零号线等小平台;提出了“All in O2O”的口号,内部孵化了百度外卖。饿了么先后接受了大众点评、腾讯、滴滴和阿里的投资。

这是用户数量激增、外卖平台疯狂发展的一段时期。做众包配送的物流平台达达在2015年末推出了派乐趣,靠配送员发传单以及半价补贴,在上线6周后,订单量就突破百万。

这也是疯狂烧钱的一个时期。打开各个外卖app,二十元的单价绑定优惠后,用户可能只需付十元,而且平台还大笔补贴配送费。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饿了么的张旭豪曾说过,每个月的补贴成本大概在一个亿左右。

资本催生了数据,数据也在贪婪地吞噬着资本。派乐趣、零号线等小型外卖平台倒闭,到家美食会卖身给,口碑外卖交给饿了么代运营,外卖行业进入三国鼎立的时代。

2、两次收购,一场布局

三角形虽然是最稳固的几何图形,但三国鼎立的时局却是最动荡不安的一个时期。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的相持时间并没有维持很久,随着百度这艘巨艇向着AI转舵,O2O的概念成为了明日黄花,百度外卖成为了李彦宏手上的鸡肋。

上一篇:银行零售信贷赚得盆满钵满,互联网创业公司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